14岁少年被同学活活打死,父母对施暴者选择谅解:是谁在纵容畜生般的孩子?今日话题你觉得,怎样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?欢迎在留言区与社长聊一聊,别忘了点个“在看”哦!

浏览量:95 次

(点击图片可直接跳转到往期热文


作者 | 宋未名

来源 | 世觉刊(ID: shijuekan520)



孩子之所以是孩子,不仅因为他们没有自我保护能力,你不告诉他那是恶,他能把别人逼死。你不告诉他要反抗,他能被别人逼死。




前段时间,一起校园暴力惨案震惊了所有人。


甘肃陇西县一名14岁的初中生张凯(化名),被同校5名学生殴打致死,最终,父母对施暴者选择谅解。


而事件的起因仅仅是因为一副耳机。



这群孩子下手极其狠毒,这个死去的少年,全身遍布伤痕:


“后脑勺头盖骨被打破,


左侧眼角处骨头骨折,


背上一根肋骨骨折,


下体肿成两个拳头大。”


在送往医院抢救的途中,这个少年就那样无助的躺在担架上,双目微睁,鼻中插着氧气管。


他的父亲拍下了当时的视频,却没想到这竟成为了孩子生前最后一个画面。



4月30日,就在张凯出事的那一天,太阳很大,没有风。


中午12点20分,他和往常一样回到家中。


吃了两碗母亲包的饺子之后,张凯回到学校。


据一名同学回忆:


进入校门后,张凯单手推着自行车,打人者走在前面慢慢向他走近,把他围在中间。


其中一名学生苏某问张凯有没有拿另一名学生张某的耳机,张凯沉默了一会儿,说没有。


苏某便朝他太阳穴位置打了两拳,打了两下又开始乱打。


之后苏某又问张某拿没拿耳机,张凯还是回答没有。


一旁的畅某甲便对王某说,“你上去打”,王某便朝张凯脸上打了两拳,接着畅某甲在张凯肚子上打了几拳,“然后又是苏某在打”。


就是这样一番轮番殴打之后,这几名学生又去厕所继续施暴。



不知道这场残忍的殴打到底持续了多久,但从警方的尸检结果来看,张凯死于严重的颅脑损伤。


要知道人体的头盖骨是很硬的,可是张凯左侧小脑半球都裂开了;医生在给张凯接尿管的时候,他的下体更是肿成两个拳头大。


我实在无法想象,这么小的孩子,在死前到底遭受了怎样非人的折磨,他该有多痛。


更令人心痛的是,在整个殴打的过程中,这个乖巧的男孩一直没有还手。


他在被打完之后还忍着痛去办公室和老师报备,最后不幸离世。


张凯的父亲平时在外打工,可是他一直教育自己的孩子,如果别人打你,你就赶紧跑。


这个老实巴交的男人一定不会想到,仅仅是跑,已经不足以保护我们的孩子了。



校园霸凌的事件一直层出不穷。


但多数人没意识到,校园欺凌远比你以为的广泛和频繁。


因为孩子对作恶毫无自控能力。


看到过这样一句话:“孩子之所以是孩子,不仅因为他们没有自我保护能力,你不告诉他那是恶,他能把别人逼死。你不告诉他要反抗,他能被别人逼死。


陈琪琪原本是一个前途无量的好学生。


她不仅成绩年级第一,还曾获得过广州市“三好学生”称号、广州市“硬笔书法”二等奖和广州市省赛征文二等奖。



可是谁也没想到,这本该是前途无量,清华北大的苗子,却因为校园霸凌,从学校大楼一跃而下,满头鲜血的倒在教学楼面前。


在整理陈琪琪遗物的时候,她的母亲发现了很多同学威胁她的小纸条,一张纸条上写的内容是,“下课后,六楼等你,不见不散”。


在陈琪琪的课本上更写满了自己遭到校园欺凌的诉说:


“你替她们背黑锅,被她们侮辱,被打,被骂!”


“何必呢,活得这么累,都是一个宿舍,真当我不知么,在背后说我坏话?”


“离开这个宿舍”……



在校园里,更是有人亲眼目睹琪琪自杀前被多名同学堵在校门口。


琪琪身上的抓痕是同学留下来的,因为爱穿运动衣,同学都嘲笑她土里土气的,所以她常年受到排挤和欺负。


“爸妈,对不起,我不孝。


这是她在遗书里对爸妈说的最后一句话。



同样是恶性校园霸凌的还有中关村二小事件。


北京市中关村二小一名四年级的男孩被两名同学扔厕所垃圾筐,尿和擦过屎的纸洒一身,孩子因此患中度焦虑、重度抑郁。


其中一名学生堵住门口提出“我要开门看你的屁股”,另一人则将有厕纸、尿液的垃圾筐扔下来,正砸在这个男孩的的头上,尿和擦过屎的纸洒了他一脸一身。


那两个学生见状,却哈哈哈一阵嘲笑跑走了。


事后,这个男孩的家长把这件事告到了学校。


可搞笑的是,作为老师的第一反应不是共情,而是质问受伤害的男孩:“发生这事儿你怎么不告诉我呢?我在间操时看见你也没发现你有什么不对劲啊!”


而另外两名参与作恶的学生的家长,认为这只不过是孩子打闹的玩笑,甚至还在电话里表示这么点事不值得大动干戈地闹到学校去。


可怜了这个被欺负的男孩,晚上不肯睡觉,不愿意吃饭,一点小事就大哭,患上了急性应激反应。



因为此事,男孩的父母极度焦虑、自责,他的母亲写了一篇《《每对母子都是生死之交,我要陪他向校园霸凌说NO》的文章:


十年前的今天,我拼着命生下了儿子;


十年前的今天,儿子拼着命来到我身边。


每对母子都是这样拼着命才能相见,可是我却没有保护好他。


作为孩子的妈妈,平时我总教育我的孩子要宽容大度、要有礼貌、不要打人。


但是我却忘了教会孩子,当别人伤害他的时候,只有勇敢的反击,才能保护自己。

为人父母,我们把孩子带到世界上,是希望给他们一个美好的未来,绝不是让他们被欺负的。


一味的忍让,纵容了平庸的恶,也伤害了真正的善。



千万不要以为这些校园霸凌只是个别案例,不会降临到自己孩子头上。


屡屡出现的校园霸凌事件,我们看到的或许只是冰山一角。


国内学者对山东河北的中小学校园霸凌调查发现:在小学阶段,被霸凌者占到了22.2%,(意味着每5个孩子中就有一个孩子被欺负);在初中阶段,被霸凌者占到12.4%,意味着每8个孩子中就有一个人被欺负。


而为什么家长和老师们没能发现,原因是,绝大部分孩子受到霸凌者威胁恐吓,不敢告诉老师和家长兼职赚钱在家。


等被家长发现孩子受到霸凌,这时候孩子已经遭受了长时间的霸凌,身心已受到极大伤害。



这种伤害足以毁掉一个孩子的美好一生,甚至会夺走孩子的生命。


在知乎上,也有网友分享了自己的同学遭霸凌致死的亲身经历:



校园霸凌对孩子伤害最大的不是身体上的伤痛,而是难以摆脱的心理折磨,这种自尊心被侮辱的心理阴霾,将会伴着孩子一生。



我儿子就曾遇到过类似的事。


学校里有个滑滑梯,玩的人很多。玩的好好的,突然两个孩子哭着跑过来,儿子说,滑梯上有个哥哥踢他的脸,很痛。


我走过去看,原来有一个大孩子,把经过的小朋友都往滑梯推。


儿子看到滑梯下面还有小朋友,就坐在上面等,大孩子推不动,就用脚踹,直接踹到了脸。


暴怒。


我去找那个孩子,他还在滑梯上,正要推别的小孩。让他下来,不理;问谁是家长,还是没人理。


我冲上滑梯,一拳打在围栏上,居高临下,冲着底下的人:“谁是这个男孩的家长?”


底下的人都在看,终于有人应声了,就站在滑梯下,看着她儿子欺负别的小朋友不管,家长找来就装傻,闹到不可收拾才答应。


我下去交涉,全程不让步,始终保持暴怒的状态。


因为我要的不是道歉,不痛不痒的道歉毫无用处。


我要的就是她难受,让她感受到另一个家长的怒气,要她难堪,不自在,引起她的重视,回去好好教育自己的儿子。


等到熊孩子下一次想踹别人的时候,想起今天的后果。


有的家长,只要吃亏的不是自己孩子就装看不见。


同时,我也告诉我的孩子:如果有人打你,你就打回去。咱们不做先动手的那个,但是如果有人欺负到咱们头上,也得让他知道,欺负人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
如果打不过,你还有我,父母永远都是你最坚实的后盾。


或许有人会说,这样的做法,不就成了坏孩子了吗?


但是我宁愿我的孩子做个“坏孩子”,也不想看到他老老实实遍体鳞伤。



中国公安大学犯罪心理学专家李玫瑾教授曾做客《开讲啦》,观众提问:如果孩子被打,您会支持他打回去嘛?



李教授说:肯定会。


不伤人是一种教养,但不被别人伤害是一种气场。


如果不反抗,那个被欺负的孩子,会渐渐失去对世界的善恶判断,陷入坏人的恶里,终生受伤。


那个欺负别人的熊孩子,就会一而再再而三地伤害别人。


当宽容失去原则的时候,就助长了恶。


弗兰克克拉克的一句话,至今印象深刻:


家长可以传授给孩子最重要的一课便是,如何离开父母独立生存。



孩子你不用太善良,出门在外,学会保护自己,比什么都重要!



今日话题


你觉得,怎样才能保护好自己的孩子?


欢迎在留言区与社长聊一聊,别忘了点个“在看”哦!



作者简介:宋未名,世觉刊专栏作者,多平台签约作者。不做蝼蚁不做神,做个写字人。文章首发在公众号:世觉刊(ID: shijuekan520),转载请联系公众号获得授权。

本文图片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联系

学会保护自己,

比什么都重要!